中国牧青网论坛中国牧青网学术课题研究专区>>欢迎社会各界学人登陆发表文稿和提议关注!艺术类: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研究系列专区 → [转帖]林散之的睿智

转发帖注意事项与网络十种礼节 中国牧青网改造扩建项目暨招商合作事宜 率真派书法与原生态大写意山水画在线交流 中国新诗词发展讨论专区欢迎参与
征稿:梦笔生花-中国书画家作品艺术网络汇展 亚太联(APPCF)中国书画国学静修招生(北京总部) 墨映盛世-杨牧青书画作品全国巡展欢迎各界合作 杨牧青书画作品拍卖图录

  共有841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转帖]林散之的睿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祁连山人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书画大使
等级:版主 帖子:216 积分:1551 威望:5 精华:0 注册:2007-7-22 19:37:16
[转帖]林散之的睿智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2-2 8:48:38

林散之的睿智   文/诸培弘

民国时期的南京,云集了一大批达官贵人、文化精英、学者教授。据曾经历过的老人们回忆,有多少“大书家”曾名噪当时。但仅过了几十年,历史便做出了无情的汰选,当时大红大紫的书家们大都烟消云散,他们当时留下的“墨宝”大多数也灰飞烟灭,偶尔能从故纸堆里觅得些残纸碎片,也散发着陈腐的气息。而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乡间遗贤林散之却作为“金陵四家”的杰出代表受到广泛关注。林散之的晚年被誉为“当代草圣”,逝世后还被评为“二十世纪中国十大杰出书家”、“中国千年十大杰出书家”,散翁遗墨近年来更是身价不菲,一字千金。我们不禁要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散之年轻时便才华横溢,我们从他年轻时自订的《古棠三痴生拙稿》、《四时读书乐》诗稿就可以看出他当时的诗文、书法已达到了相当的水准。但林散之没有满足,而是拜求明师,学得真经。他先拜范培开,继而又拜张栗庵,后又由张引荐负笈沪上拜黄宾虹为师。在明师指点下,广泛搜罗和临摹古代碑帖,探其奥秘,明其要径。 “由唐入魏,由魏入汉,转而入唐,入宋元,降而明清,皆所摹习。于汉师《礼器》、《张迁》、《孔宙》、《衡方》、《乙瑛》、《曹全》、于魏师《张猛龙》、《贾使君》、《爨龙颜》、《爨宝子》、《嵩高灵庙》、《张黑女》、《崔敬邕》;于晋学阁帖;于唐学颜平原、柳诚悬、杨少师、李北海,而于北海,学之最久;于宋之米氏、元之赵氏、明之王觉斯、董思翁诸公皆力学之。”一部《张猛龙》碑,他所临之稿竟有两部橱高。他铭记师训,师古人,更师造化。三十七岁曾抛妻别子,孤身作万里游。华山险峰、太白危途、黄山烟云、峨眉秀色,皆入其怀抱,并化作笔底波澜。
 
林散之大半生时间游骋在古代碑帖之中。因为他深知,传统是继承不了的,要想得到传统,必须花大力气学习才能得到。浸之愈深,得之愈多。入之愈深,出之愈显。他没有沉缅于大王草书的凤翥龙蟠,怀素草书的惊蛇走虺,王觉斯草书的飞腾跳掷,而是独辟蹊径,独创“楷草”,童年摹习,白首始成。他从中国书法历史的长河中上下求索,从传统的海洋里“孤傲”地发掘属于自己的那一块书法语言,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怒涛啸于侧而不变声”,过去,曾有多少忠实于“传统”的学究们,毕一生之功,但又有几个人能走出“传统”这条幽暗深长的胡同呢?
 
书法作为艺术,它的真正意义在于创造。历史上一切优秀的书法遗存,是书法艺术创造力和审美能力的表现,却不是创造力和审美能力本身。如果把继承和发扬书法传统与再现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和其他历史上的某些优秀书家等同起来,就是用书法艺术的一个历史形态来否定书法艺术的生命本身。林散之深明此理。“余学书凡三变:初从范先生,一变:继从张先生,一变,后从黄先生及远游,又一变。唯变者为形质,不变者为真理。”“变者生之机,不变者死之途。”他研习传统,并不是为了“展现”古人,而是在书法历史的祟山峻岭里开掘矿藏,再用自己的心灵重新安排,并经过灵魂的酝酿,然后再把它重现出来。“既学古人又变古,天机流露出精神”。“以字为字本书奴,脱去町畦可论书”、“能从同处求不同,唯不能同斯大雄。”但他又批评那些毫无根基,割断承传的创新。对忽视民族传统的所谓“创新”,林散之是深恶痛绝的:“摇摇摆摆飞上天,钉头鼠尾钩相连。”他认为:“创新是自然规律,不是人为拼凑”。艺术发展中只有渐变、蜕变,没有摇身一变,忽视书法艺术的民族特点和历史积淀,不在民族传统上理解和认识,所谓的书法创新极容易变成“时髦”。时髦好学,三岁孩童,贬夫走卒“哇塞”,“拜拜”之声不绝于耳,就是明证。
 
林散之是寂寞的。高超和深刻的艺术需要时间理解,高超深刻的艺术需要寂寞来酝酿。正因为如此,林散之才能从半个多世纪的探索中,自甘寂寞。“不要学名于一时,要能站得住,要要站几百年不朽才行”,要“有创建,不动摇,不趋时髦,不求艺外之物,别人理解,淡然;不解,欣欣然。”“辛苦寒冷七十霜,墨磨磨墨感深长。笔从曲处还求直,意入圆时更觉方。窗外秋河明耿耿,梦中水月碧茫茫。有情色相驱人甚,写到今年尚未忘。”喧嚣浮华中是体会不到这沉郁无奈的叹息的,也是读不懂散之老人的。许多聪明过人之人初出道时,鹰隼试翼,左右逢源,便沾沾自喜。君不见,“诗书画印四绝”、“诸体皆能、”“自成一家”之声到处充斥书刊、报端吗?有人曾当面称赞林老“诗、书、画三绝,林老却板着面孔:“多了就不绝!”,这不正是对时下急功近利、邀誉躁进的“书家”们最语重心长的忠告吗?
 
齐白石年轻时曾写得一手乱真的“何绍基”体,八大山人早年学欧阳询、董其昌、黄庭坚,都几近乱真,傅山也“写鲁公《家庙》,略得其支离。又溯而临《争座》,颇欲似之。”但我们看到他们的传世之作,完全是戛戛独造,自成一家。林散之醉心传统愈久,创造的思想就愈强烈。他没有被传统所吞噬,而是在响亮继承后的果断放弃。这是绝情的,但孕育着新生,这是痛苦的,但充满了欢乐。浅薄和无知的所谓“创新”,世故而僵化的所谓“传统”,在林散之的书法艺术实践面前显得多么的可笑和可叹!书法是心灵的艺术,书法是天才的艺术!深刻而伟大的创造既依仗勤奋,更需要天才!
 
来源:诸培弘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wxzph


葡萄美酒夜光杯 古来征战几人回
广告投放、书画交流TEL:18201051281 微信;ymq0429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