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牧青网论坛中国牧青网学术课题研究专区>>欢迎社会各界学人登陆发表文稿和提议关注!艺术类:中国书画向何处去课题研究专区 → [转帖]刘兴江:简谈时下书法艺术的创新

转发帖注意事项与网络十种礼节 中国牧青网改造扩建项目暨招商合作事宜 率真派书法与原生态大写意山水画在线交流 中国新诗词发展讨论专区欢迎参与
征稿:梦笔生花-中国书画家作品艺术网络汇展 亚太联(APPCF)中国书画国学静修招生(北京总部) 墨映盛世-杨牧青书画作品全国巡展欢迎各界合作 杨牧青书画作品拍卖图录

  共有1001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转帖]刘兴江:简谈时下书法艺术的创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闻天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色界一沙弥
等级:蝙蝠侠 帖子:832 积分:6047 威望:10 精华:0 注册:2006-9-26 22:53:55
[转帖]刘兴江:简谈时下书法艺术的创新  发帖心情 Post By:2009-2-2 11:18:40

简谈时下书法艺术的创新  

 

中国书法具有几千年的发展历史,从有形文字的出现,文字就伴随有艺术的色彩。之后,从形体上讲,演化、分离出了篆、隶、草、真的文字形体,单就各体的形成亦都经历了形成、发展、定型等较为漫长的历史阶段。时至今日,书法艺术已经可以说从神采上到形质上都“绍越”了古人。根据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我们说这是个令人兴蔚的好事,因为它没有亭留在历史的点位上亭滞不前。然而,兴蔚中亦掺有哀叹之意。发展是规律,发展的好与坏当是另一个概念,我们追求的准则应当是发展——发展好——发展的更好。核心是“好”的“标准”的确立和提升。

 

近年来,我观赏了不少我国古代名家书帖,令人神情愉悦,拍案叫绝,千百年来的作品能够传神到现在其魅力不减丝毫,无疑地把他作为我们任何一个时期的法帖是极为帖切的。同时,我也浏览了大量的今人的书法作品,好的不泛有之,而更多的是让人不屑一顾,或者说有“涂鸦”之嫌。最让人费解的是“涂鸦”之作,登“大雅”之堂,附带“大家”之称道,故尔让人如坠入云霧里——迷茫,不知了“好”的概念是何。所以,我在想,当前书法界在书道不停滞的同时首先应当给书的品评定制一个基本的标准。最大可能地减少人的情感的上色。

 

好的书法作品神情飞扬,神采飞动,它是由书家把自己的即兴情感与外在的自然和谐地融为一体时,通过笔管,流于锋毫,跃然纸上的情感作品,非独人力能为,更不是书评家用几个美妙的词汇评出来的。古人在书法的评定上有不少的论述,比如说:“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墨猪”“算子”等正反两方面的品评理论,再加上今人的一些好的经验,综合出一个比较好的、相对稳定的今人的书法评定标准,使之规范化定型化。制定这样一个标准,操作起来或许很困难,如果有必要,亦可向全国乃至全球书道同仁征集书法平定的标准(包括艺术的评定和评定的相关操作规程)。通过一个标准把书法的传承和发展引入良性循环的状态。

 

通观今人的作品,细细的品味,让人似乎有一个感觉,都在追求一个创新,而创新的基础都是建立在“追求体现个性”化上,所谓个人风格。故尔忽视了承传古人的法帖之美进而独劈蹊径,写出的字让人横竖看去都象是光影下一个跛脚歪身扭脖子跳跃走路的人的影子在地面上飘忽晃动,歪斜、颠仆,章法杂乱,布置不稳,只有拙没有巧。没有劲险之状,没有明利媚姿之态。知有斜势,却不能让字有异势之巧。只不过这些书家写的多了一些,手上有了些捉毛笔的功夫。用张旭老舅陆彦远的话说“有工而迹不至”。说简单一些,就是:字写的不好,功夫尚且有一些,且评家之说:书家写出了自己的风格,或者再衬上一句“以拙见巧”,有潜力等。这等书作、这等书评让人有些面对丈二和尚——莫不见其头脑。

 

唐王僧虔在他的《书意断》中说:“书之妙道神彩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今人的书家是否这样做的,今人的评家是否这样评的,我看不出来。包括今天最有权威的《中国书法》中刊登的一些被称之为有个性的书家作品也难能与王僧虔的书意对号入坐。更不要说其他商业性的报刊上炒作的作品。

 

当下,诸如:我给你多少钱你给我一个版面的专版刊登或专评作品媒体报道,此类的商业炒作之风盛行。我们不是小视或者贬低,可拿出一些儿上了“榜”的今人的名家作品,与古先贤作品做一对照,今人的作品到底好在哪里?妙在何处?又有几分绍于古人?

 

中国书法是我国独有的一门优秀的古文化遗产,他不同于其他类事。今人要做首先是传承,要传承首先是临古帖,立古意(不仿说是必要的“复古”),而后再可谈发展,把发展建立在古人的基础上,这样创出的作品不违古义,不背时宜,不抿个性。将作品的个性(风格)严格地地建立在古意上,方能展示出真正有品位的古老的文化风貌来,比如象近现代书家于右任、毛泽东、沙孟海、啟功、舒同、张海、欧阳中石等大家之作,他们无一不是先立古意,后再创新,写出了具有独特风格的不朽的书法作品。

今人,特别是一些青年书家对“以拙见巧” 有一个错误的理解,误以为拙就可见巧,巧依偎着拙。我以为,真正的“以拙见巧” 应该是指:初写字见拙,后使巧,之后再见拙。其意为:初学写字不知字之义理,不知笔意,写的多了便知其中的奥妙所在,写熟了字便能写好,正所谓熟能生巧。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到老迈之时,受人的生理上的影响,手低出现笨拙之感,故而写出的字表现出一些拙态,仅管如此,字之性灵仍不失神彩,“拙中见巧”。一般说来“以拙见巧”是与“人书俱老”密切关联的,这与古人说的“初学分布,但求平整。即知平整,务追险绝,即能险绝,复归平整”的道理是一脉相承的。这是一个规律。切忌:初学写字拙,不求进取,老来仍如初之拙,为不求进取之学,无为之作,尚用“以拙见巧”唐塞他人。

我所说的立古意,从古人的书学上起步仍是一个宽泛尺度,并不指一下子古到象形字甲骨文字时代,大可不必(专研者例外)。中国书法艺术从秦汉兴起经魏晋到唐代发展成为鼎盛之态势。立古意立在那个时期可视情况而决。

 

我曾遇到一位小有名气的书家给一位求教于他的虔诚的崇拜者讲述如何才能写好字,其语让人惊谔:“往日遢(方言:即糟糕)写,写的越日遢越好。”以我看,且不说此人书法的水平如何,仅此言真“日遢”到家了。此位名家就很少读帖、临帖,其言曰:现在是改革创新时代,创新是潮流,可见其对中国书法艺术的哲理无知。这样的书家恐怕是太“新潮”化了。无独有偶,近日,我在网上看到一位书家讲如何成为一名名家,其文说,一是研究如何把字写得花哨,二是研究如何把字写得让人认不得。言下之意,只有研究透了这两点就可以写好字,做名家。不可信。不知本源何以创新,为有活水源头来。其实,诸如所举二人之说在今书法界不泛大有人在。这些人的书法作品洋洋洒洒看似纵狂逸放,但笔意不佳,布置不巧,通篇宛若蒿蓬杂丛(绝不是乱石铺街),点画形成的线条全没有“枯藤倒挂”之势,亦不见“轻如蝉翼”之状。全如唐太宗所说:“行行若萦春蚓,字字如菅秋蛇,恶无骨也。”古人还说:“不能申之以变化,鼓之以奇崛,任笔赋形,失误颠错,反为新奇。”

作书当应先立古意、绍于古人,把自己的狂逸纵放之作比之以最号野逸而不失法度的张芝、怀素之作相比较,然后再做可否面世之想。万不可草率鲁莽惹世人纷纷口舌笑话。作真书也是如此态度,颜、柳、赵、欧之作最为法帖,当然还有其他不失为好的历史名帖。作书果能绍于古人,方可立创作之意。古意是基础,创造是在传承古意的基础上发展了的高层,切不可草率。正如古人说得“变古法须胜古人,都不知古人,却言不取古法,真是不成书耳。”

张旭传颜鲁公十二意笔法甚是重要,尤其是鲁公问张旭工书之妙,如何齐于古人,张旭曰:一是执笔令得园转,物使拘孿。二是布置不慢不越,巧使合宜。三是纸笔精佳。四是诸变适怀。五是纵捨掣夺。真古训之论。五是至高境界,但他必须基于一二四上。许多书法作品感觉不美,就是因为书家缺少张旭说的一二四的功夫。我每做书必挂墙读七日,找不是处,己觉还可,再与古代名家帖对照(主要是神韵上的比较),确感还可时方觉踏实,再拿与他人看。 延安?刘兴江 (2008.11.18)



问天不语,语又何妨?
广告投放、书画交流TEL:18201051281 微信;ymq0429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