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牧青网论坛综合资讯>>欢迎新老朋友登陆!茶话经济 → 王蒙七十三岁的一天上午

转发帖注意事项与网络十种礼节 中国牧青网改造扩建项目暨招商合作事宜 率真派书法与原生态大写意山水画在线交流 中国新诗词发展讨论专区欢迎参与
征稿:梦笔生花-中国书画家作品艺术网络汇展 亚太联(APPCF)中国书画国学静修招生(北京总部) 墨映盛世-杨牧青书画作品全国巡展欢迎各界合作 杨牧青书画作品拍卖图录

  共有852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王蒙七十三岁的一天上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haochiic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20 积分:52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1-27 16:43:12
王蒙七十三岁的一天上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1-29 17:02:19


王蒙七十三岁的一天上午
  文/木叶
  
  
  我想强调这一寻常的时刻:五月十九日上午十时。
  发布会我迟到了,只听得一个尾巴。面前的王蒙,头发花白,镜框反着光,衬衫的口袋里别有一支钢笔。接下来,签售。那个位置坐过形形色色的数不清的作家,此时王蒙坐在那里,一本一本地签着。多少因了是上午的缘故,仅仅百把人来捧场。这是一个惯于热闹的作家,这一刻是清静的。几近寥落。老人的白衬衫在过往的人群中轻轻地一晃,又是一晃。
  王蒙自传的第一部是《半生多事》,第三部叫《九命七羊》。正在签的为第二部,《大块文章》。我向来不甚相信一个人在世时写的自传,更怀疑所谓“忏悔录”之类的标榜,但读罢此书,我觉得这是一次有难度也有诚意的书写,尽管隐去了不少当事人的姓名,尽管有一些捉襟见肘的自我辩解,尽管依然能感到“内心恐惧”对文字的调试以及伤害……
  时间跨度自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末。这十余年中国最多事,文学最疯狂,王蒙也处于自己最激越高产的一个时期。尤其是1986到1989年,这是他作为文化部长的任期。单单起止的年份便颇不一般。时间从来是有重量的。
  有两种职业从事一天就会被人记一辈子:部长和——据说法兰西有这么一个谚语;一个文化部长,能不糟踏文化就好了——据说中国有一位老爷子这么讲过。
  在那个风起云涌轰轰烈烈的年代,王蒙的名头还多得很,譬如《人民文学》主编。
  张承志的《北方的河》发表,王蒙一度慨叹:“看过他写的河,我想,你他妈的三十年别再写河了”;刘索拉的一篇小说别人已建议退稿,他却下令发出来;有作品也有经历的丁玲辞世时,遗体未能覆盖党旗,王蒙后来的话令人动容,“我要斗胆地说,党有责任将自己的镰刀斧头红旗,盖在丁玲同志身上”;还是因了他的一句话,高行健就走了;再后来,王朔备受非议,他也巧妙地解过围,留有“微言小义,入木三厘”等隽语……
  他其实是想当个伯乐或解人的。然而,中国的文学太喜新厌旧太不把伯乐或解人当回事了。
  他曾支持并保护过的女作家残雪在一封信里表示,读不下去他的近作——王某太老了。王蒙很淡然,写道:“其实早在1988年,我喜欢的评论家吴亮已经著文宣布王某的‘过时’了”,“到了二十世纪末与新世纪初,学者朱学勤教授又多次宣称王某之过时”。谁听别人谈自己过时也不会“喜如狂”的,但我欣赏他的诗句,“发未萧疏身已旧,文犹酣畅兴初阑”。
  在这本书中,王蒙称自己为“王某”,言及夫人时用单字“芳”。这个芳颇欣赏王某“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有人则说他就是因太乐观而影响了深度,他却在书中轻轻地回应说,“泪尽则喜”,“天凉好个秋”。
  50岁的全国作协主席铁凝终于低调完婚。当日被问及这个问题,王蒙说华生“阳光”,华生和铁凝“般配”,他还把自传送给了铁主席,以作“参考”。措辞很简单,很不简单。
  “我好像一个界碑,这个界碑还有点发胖,多占了一点地方,站在左边的觉得我太右,站在右边的觉得我太左,站在后边的觉得我太超前,站在前沿的觉得我太滞后。”他一直是个聪明人。不过太理性,妨碍了他的小说创作。胆识与反骨等同样是问题。
  “所以我不是索尔仁尼琴,我不是米兰·昆德拉,我不是法捷耶夫也不是西蒙诺夫,我不是(告密的)巴甫连柯,不是(怀念斯大林的)柯切托夫,不是(参与匈牙利事件的)卢卡契,也不是胡乔木、周扬、张光年、冯牧、贺敬之,我同样不是巴金或者冰心、沈从文或者施蛰存的真传弟子,我不是也不可能是莫言或者宗璞、汪曾祺或者贾平凹,老李锐或者小李锐……我只是,只能是,只配是,只够得上是王蒙。”
  ——他什么都没有说,但他说完了。我啰嗦了这么多,仿佛仅仅是为了最终将这一段话引录。
  
  2007 5 25
  


转自: http://www.ic37.cc

广告投放、书画交流TEL:18201051281 微信;ymq0429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