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牧青网论坛综合资讯>>欢迎新老朋友登陆!出门在外 → 一块石头挑起的欲望

转发帖注意事项与网络十种礼节 中国牧青网改造扩建项目暨招商合作事宜 率真派书法与原生态大写意山水画在线交流 中国新诗词发展讨论专区欢迎参与
征稿:梦笔生花-中国书画家作品艺术网络汇展 亚太联(APPCF)中国书画国学静修招生(北京总部) 墨映盛世-杨牧青书画作品全国巡展欢迎各界合作 杨牧青书画作品拍卖图录

  共有908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一块石头挑起的欲望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haochiic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20 积分:52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1-27 16:43:12
一块石头挑起的欲望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1-29 17:19:15


一块石头挑起的欲望
  李存刚
  
  事情发生的很是突然。像晴天里猛地一个霹雳,或者陡然泛洪的溪水,谁也无法预见。几天前的那个黄昏,小女孩正背着书包往家赶。小女孩是一名小学二年级学生,你可以想见,她背着书包活蹦乱跳的样子,和她不住摇曳的发辫,说不定,她小巧的嘴里还哼着刚刚在学校里学会的歌谣呢。很块就到了离家不远的那片矿地,眼前的路就在矿地的山坡下。小女孩哼着歌,和往常一样蹦蹦跳跳地路过那片矿地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大的牛嗥,在那个安安静静的黄昏,从头顶的山坡上传来。小女孩不由得停下脚步,停下哼了一半的歌曲,抬头张望。一头苍老的水牛,在矿地边的山坡上,被一根绳子拴在一块不算很大的石头上。小女孩想,奇怪,天都快黑了,为什么没人来把牛儿牵回家呢。小女孩这样想着,就想爬上山坡,和水牛说说话,解开套在它颈上的绳索。小女孩抬眼望了望高高的山坡和山坡上胡乱堆砌的矿石,又抬眼望了望越来越暗的天空,最终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小女孩于是又哼起刚才未完的歌曲,准备离开。刚迈开步子,山坡上又响起一声巨大的牛嗥。小女孩再次抬起头,看了一眼山坡上孤独的水牛,这次撞入眼帘的,还有一块飞速滚动的是小石块,就在朝向自己的方向,滚滚而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快。小女孩惊呆了,她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躲开那块飞速滚来的小石块。终于,小女孩想到了跑,可她的左脚刚刚跨出去,那块飞滚而来的小石块便不偏不倚地吻在小女孩来不及跨出的右脚踝上了……天很快黑了,小女孩的父母和爷爷见小女孩没有回来,正担心着,就接到小女孩被石块砸伤住进医院的口信。
  几天以后,在家人的一再坚持下,小女孩被从很远的那个地方辗转送到了这里,一同到来的还有那家矿山的拥有人——一个黄头发的年轻女人和她足可以做她父亲的丈夫。如果那块小石块不是从你们矿山上滚落下来的,谁会找你们呢。在我的办公室,小女孩的父母异口同声地对黄头发女人和她丈夫说,仿佛那天在小女孩放学路上突然滚落下来的那块小石块,是黄头发女人或者她丈夫亲手掷向小女孩的腿似的,而且他们的手有着超乎常人的准心,当小女孩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打他们的矿山下经过时,那块石头不偏不倚地朝着小女孩不停蹦跳的腿滚落了下来。
  可问题是,它就是在那一刻从矿地里滚落下来了啊?!小女孩的爷爷接着对我说。他的话,和他的儿子儿媳如出一辙。但他们不知道,小女孩的腿是如何被那块可恶的小石块砸伤的,于我其实无足轻重,我在意的,只是结果,以及这个结果出现以后我能够和必须做的。所有的细节都事关重大。小女孩才刚刚八岁,断腿本身对她已是一件不小的打击,何况她才仅仅八岁,她今后要走的路,远比那天放学时所走的路要曲折坎坷得多。
  我轻轻笑了一下,没做任何表示。我没做任何表示,是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实在不值得我去表示什么;还有就是老者说话时的表情,坚决,肯定,义正辞严,仿佛我也与那块小石块有关,或者我必须要相信他的话似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逻辑,老者这样的逻辑,很容易就把人逼入了沉默,不用耗费摧毁之力。
  和我一同被逼入沉默的,还有黄头发的年轻女子和她足可以做她父亲的丈夫,不同的是,在没入沉默之前,黄头发女子抬起眼,使劲看了看身旁一言不发的丈夫,又看了看义正辞严的老者,想说些什么(她和她的丈夫理应有许多话可说)却终于没有开口,脸上掠过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嘴里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就跟着沉默起来。
  此后,在小女孩住院的漫长时日里,就一直由她爷爷——那个七十出头的老者照顾。小女孩该由谁照顾,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也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关注的重点只有两个,一是小女孩有没有人陪护,这个问题已然解决,余下的便只有如何才能让小女孩的腿尽快好起来了。所幸的是,我的努力在小女孩的身上再次应验:一个月过后,小女孩便可以拄着拐杖,下床活动了;又过了不到一个月,小女孩就可以丢掉双拐,一个人四处走动了。而那块举足轻重的小石块,后来便被小女孩的父母和爷爷多次反复提及。就像我们反复注视一个人,那个人要不是很丑就是很美,总之是那个人有个地方很特别,就是这个特别的地方把我们的目光吸引住了。因为小女孩的腿渐渐好起来,我关注的重心也在无形中发生了转移,因此我可以清楚地记下小女孩的父母和爷爷多次反复提及那块小石块的背景,和当时我未经加工当然也未曾表露的心机:
  老者嗜酒。这点在他到来的那天上午,我就从他呼出满口的酒气,说话时不太灵便的舌头,和他平伸双手时无法控制的颤抖,清楚地看到了。我记得当时我还很严肃地告诉过他,别再喝了,这么大的年岁,身体受不了的;他放下我叫他平伸在眼前的双手,笑着说好好好。不久后的又一天早上,我还没来得及开始每天例行的查房,就被一个接一个的“投诉”急坏了。“投诉”的对象无一例外地指向老者——昨晚他又喝了不少酒,然后在病房里四处乱串,遇见小孩就掏出钱来,一人三五块,见人就给,遇见大人就约人去喝酒,现在不行就改天,整个病区被他闹得鸡犬不宁,没人可以合上眼,谁也劝解不了。“投诉”的人附带说,老者不像我们,人家是有人负责的,自己不心焦买菜做饭不心焦钱,每天都下馆子,要一桌子菜,就爷孙俩吃,吃多少算多少,我们看到过他付钱,少则三五十,多则一两百……我赶去小女孩所在的病房时,老者正从被窝里坐起来,准备穿他久未换洗的上衣,开始的时候还算顺利,麻烦出在纽扣上——他不住颤抖的双手无论如何也不能准确地将纽扣对准扣眼,神情专注得叫人不忍心打扰。老者的难题终于解决,我得以开口说话时,他却突然抬起头,义正辞严地冲我说道,怎么,要赶我出院?出了院你给我们负责哦?我张开嘴,准备再次叫他伸出双手以此告诉他别在喝酒的想法被死死地钉在喉咙口,像一根巨大的难以消解的刺。接着,老者就又提到了那块小石块,他说,要不是那块石头,我现在正在家里头睡大觉呢,何苦跑来这鬼地方,受你的脸色?!我定定地立在那里,感觉像是被人无形中推进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任我如何挣扎,也冲不破它的森森壁垒。
  不知是不是我的存在多少发挥了些作用,或者是老者良心发现,从那以后,我就再没听人说老者喝醉酒后在病房里胡闹的事。但据说,饭是照样满桌满桌地吃的,钱是照样三五块的见了小孩就给。这些我都没能够亲见,我看到的事实是,每次在病房或者医院外面遇见我,老者总是很主动地打招呼,很和蔼地冲我笑,同时吐出他满口熏天的酒气。一直到小女孩出院。
  小女孩终于出院,是在她住院的第四个月月末。来办理出院手续的,是她的父母、爷爷,以及拥有那家矿地的那个黄头发女子和她足可以做她父亲的丈夫。那是个雨天。那天的雨很大,即便关了窗户,我依然可以清楚地听见办公室外面噼里啪啦的雨点。然后就又听到过道里好几声高亢的对话:“什么?6万还不够?”“你以为你们的真是钱?如果不是你们在那里开矿山,那块石头怎么会滚下来?”……起先说话的那个人只说了那么一句,就在几个人不约而同发出的更高分贝的质问声里沉默了。接着,我就看到小女孩被她母亲抱着,和几个人一起走进我的办公室。窗外的雨声依然很大,我的办公室却出奇地安静,除了几声对我例行的招呼,我面前的几个人统统静默着,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我按部就班地为他们办完手续。
  几个人默默地离开的时候,我看到小女孩的父母和爷爷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转身冲我笑了起来,他们灿烂的笑脸,与年轻的黄头发女子和她足可以做她父亲的丈夫,以及这个倒霉的雨天,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因了这反差,也才有了以上这些不知所云的文字——换句话说,是这样的反差,挑起了我说些什么的欲望!
  人,毕竟是有思想的。
  


转自: http://www.21huagong.com

广告投放、书画交流TEL:18201051281 微信;ymq0429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