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牧青网论坛分类专区>>欢迎新老朋友登陆!书画公社交流专区 → [原创]书法界的毒鼠强------所谓的“音乐书法”理论专著《墨乐之韵:李斌权音乐书法研究》

转发帖注意事项与网络十种礼节 中国牧青网改造扩建项目暨招商合作事宜 率真派书法与原生态大写意山水画在线交流 中国新诗词发展讨论专区欢迎参与
征稿:梦笔生花-中国书画家作品艺术网络汇展 亚太联(APPCF)中国书画国学静修招生(北京总部) 墨映盛世-杨牧青书画作品全国巡展欢迎各界合作 杨牧青书画作品拍卖图录

  共有945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书法界的毒鼠强------所谓的“音乐书法”理论专著《墨乐之韵:李斌权音乐书法研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韩好古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艺术评论员
等级:贵宾 帖子:14 积分:25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3-19 23:24:48
[原创]书法界的毒鼠强------所谓的“音乐书法”理论专著《墨乐之韵:李斌权音乐书法研究》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7-25 14:44:00

这段时间,各大网络书法论坛出现了“由傅德锋、朱中原担任主编的首部李斌权“音乐书法”理论专著问世”这样一篇文章,据该文章的作者傅德锋讲,该书由书法评论家傅德锋、朱中原担任主编,是首部系统阐述音乐书法的理论著作,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书中收录了刘艺、何西来、任平、李廷华、傅德锋、朱中原、姜寿田、薛元明、毛万宝、斯舜威、西中文、秋子、张瑞田、李金豹、邱世鸿、薛帅杰、黄君等多位专家和网友们的评论文章。又据该作者讲,《墨乐之韵:李斌权音乐书法研究》首次完整地阐述了音乐书法的历史起源、发展生存状态、音乐书法的本质、社会意义以及未来前景的预测和展望等问题。在个头很高书法水平很低、身高水平与书法水平极不成比例的赵长青书记(怎么说并不是诋毁赵书记,因为身高不是自己的错误,而是从历史到现在,个子很高的搞书法的人在书法上有很高成就的人不多见,而身材矮小的搞书法的人有很高造诣的人却很多,如近现代的吴昌硕、当代的游寿、陈巨来、李伯安等皆身材不高,但成就巨大)的序言里,赵书记对该书做了“高度评价”,赵书记说,“李斌权经过多年的实践、研究,通过几十次在国际国内的各种舞台上的反复表演,终于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音乐书法艺术形式。从国内外观众的掌声中,从收入本书众多专家学术评价中,我们感受到李斌权开创的这种音乐书法模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他成功地将中国书法推向了公共的表演舞台上,使书法成为了可以让人观赏的一种表演艺术。”赵书记还说,“近几年,李斌权先后和中国爱乐乐团、深圳珠江交响乐团以及著名音乐人齐秦、沙宝亮等合作拍摄《蝴蝶自在》、《天净沙》、《墨侠》、《沁园春?雪》等多部电视音乐书法作品,这些作品不仅在公共舞台表演中拥有上千上万的观众,更由于电视媒体的播放和这些作品光盘进入普通娱乐场所及家庭后,变成了千百万受众的精神享受,在欣赏中愉快的接受书法的启蒙、熏陶,这种形式对扩大中国书法的社会影响意义难以估量。”赵书记又说,李斌权所开拓的音乐书法拓宽了中国书法奏响世界的新进程,拓宽了中国书法奏响世界的新进程。
该文发表后,众多书法界的朋友都跟帖发言,对怎么一个新鲜事物的诞生,大家既有批评的,又有赞扬的,既有质疑的,又有肯定的,在众多网友褒贬不一的评论和发言中,刘正成的发言似乎最具有代表性,刘公公的第一次发言内容是“中国书法理论界的一次群体性堕落!敢问衮衮诸公,既然你们能发明“音乐书法”,假若有人给你们提供丰厚的课题费,你们是不是还会陆续发明出体育书法?舞蹈书法?武术书法?美术书法?建筑书法?戏剧书法?音乐剧书法?电视书法?电影书法?动漫书法?工艺书法?杂技书法?曲艺书法…………音乐书法中是否可以分解成国乐书法?西洋乐书法?器乐书法?声乐书法?打击乐书法?管弦乐书法?摇滚乐书法?男高音书法?女高音书法?抒情女高音书法?花腔女高音书法?二胡书法?琵琶书法?天津大鼓书书法?四川扬琴书法?江南丝竹书法?……………羞死先人哟!!!”随后该书的作者傅德锋做了如下回应:“刘公何必动怒!我们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任何一件新生事物的诞生,都必须面对和接受社会各界的各种评说与综合考量。就目前而言,李斌权先生的音乐书法也正在面临和接受着这样的评说和考量。其实,关于“音乐书法”这个概念并不是由李斌权先生专门提出,而是由于他于近年以来举办了一系列的音乐与书法结合起来的现场表演会之后,引起极大轰动。观众朋友们认为,这种将音乐与书法互相组合,融会贯通的独特表现形式能够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出于将此种表现形式与其它音乐演唱会和书法现场表演相互区别之目的,顺其自然地将此称之为“音乐书法”,因此也就产生了这么一个特殊的概念。对于这个问题,我在和李斌权先生的一次交谈当中曾专门问及,李先生的回答与此十分一致。他说,音乐书法是大家对他的书法表演形式的一种有针对性的称谓,不一定很准确,但既然人们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就只好随缘了。”紧接着,刘公公再次在发言里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哈哈!这也叫新生事物?苟如此,最具有观赏刺激性的“书法”应该是张强的人体书写吧?试问,“音乐书法”“作品”的赏评标准到底是音乐还是书法?如果标准是音乐,只要音乐乐曲和演奏好,即使写得再不好,也是好;如果标准是书法,无论音乐多好,只要书法不好,那就什么都不是!书法因其诗性内涵,具有行为性特质,但书法不是行为艺术!如果“音乐书法”被界定为行为艺术,我鼓掌欢迎!不过请注意,行为艺术不能重复,它不是表演艺术,只能有一次。我真为这么多好友的参与而惋惜!嗯,我不动怒,是王羲之、苏东坡要动怒呵!”随后刘公公还做出了这样言辞激烈的评价:“这个所谓的“音乐书法”如果没有配上这本书,它爱咋整咋整,也无可厚非,因为艺术的民俗化是一种社会的选择。坏就坏在这一本书,它煞有介事的用“理论专著”为“新生事物”涂金,再由中国书协副主席兼党组书记领衔导航,然后翻译出版,谬种流传!我们何以对祖宗?试问,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有这种东西传来中国吗?他们的莎士比亚、雨果、歌德难道不是原原本本传到中国来的吗?他们为啥不整“音乐油画”呢?别人没有想像力整不出“新生事物”?人家珍惜自已的国粹呵,决不会贱卖传家宝!士不可以不折腰,但不能如此自取其辱!”
按理说,刘正成既忙着出版中国书法全集,又忙着办展览,同时还忙着搞社会活动,一般是没有时间看每个网友的帖子的,即使看了帖子也不会认真回帖的,但是在这篇文章里,刘正成不但回了帖,而且回了不止一次,更有意思的是刘正成将自己的发言内容进行了字体放大加粗并做了醒目的红色处理,同时刘公公还有点“小动肝火”的味道,作为搞了大半辈子书法的书法专业人,作为一个中国书法界的“资深前辈”,看来刘公公这次确实有点动怒了,刘正成出离愤怒了!
看了该书主编傅德锋所做的让人啼笑皆非的内容简介(请问傅德锋,凑合几篇拉杂文字再抄袭上网友的发言就是专著了?既然是多位专家和网友们的评论文章,何来系统阐述?网友的评论加在一起就是专著了?),看了赵书记马屁精式的不着边际的夸夸其谈的让人发呕的序言(请问赵大个子,李斌权的作用就怎么大吗?一个人的杂耍表演真的能拥有上千上万的观众,变成了千百万受众的精神享受吗?可以肯定的是2012年奥运会上参与作秀的李斌权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抛头露面的都本基差不多,因为大家“基本都”不知道书法界的此人为何等怪物!)我们禁不住想到了前些年曾经风靡一时但后又被国家明令禁止的让人望而却步的毒鼠强,用过毒鼠强的人都知道,毒鼠强的性子很猛,对鼠类具有极其强大的杀伤力,但是作为这样一个“闭口气”、“三步倒”的毒物,他的副作用也是非常明显的,而其中最为明显的一个副作用便是“二次中毒”,因此,国家后来立法严厉禁止了毒鼠强的生产、销售、运输、储藏和使用。(所谓二次中毒,是指某个动物吃了毒鼠强后会立即死亡,别的动物吃了这个死去的动物的尸体,也会出现中毒或死亡的反映。)本来,这个书的出版和毒鼠强是没有关系的,但实际情况却相反,这书的出现犹如新一代的毒鼠强的产生,在书法界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引发了一系列的再次中毒事件,请看后续报道:
据悉,该书出版后,在各地掀起了一股以新名词命名书法和出版书法著作的高潮,陕西的老王根据自己多年演唱秦腔的经验创造出了秦腔书法,河北的老赵根据自己的亲身实践创造出了梆子书法,河南的老董则根据豫剧创造出了豫剧书法,更有意思的是卖黄瓜的张三根据自己多年来卖黄瓜的经验创造出了黄瓜书法,卖苹果的刘大妈根据自己的经验创造出了苹果书法,卖土豆的老李根据自己土豆的形状,创造出了马铃薯书法……据说,按照张三的黄瓜书法理论,写出来的书法作品的字体全是黄瓜形的,按照刘大妈的苹果书法理论,写出来的书法作品的字体全是苹果形的,按照马铃薯书法理论,写出来的书法作品疙疙瘩瘩的,更有一个喜欢养狗的贵妇,根据自己怎么多年养贵妇犬的经验,创造出了贵妇犬书法,一个擅长捕鼠的老农创造出了米老鼠书法,有一个常年打柴的樵夫创造出了柴担书法,据见过贵妇犬书法的人讲,按照这个理论创作的书法作品就和贵妇犬的神态一样,按照米老鼠书法的理论,创作出的书法作品就和鼠尾一样,按照柴担书法的理论,创作出的书法作品和柴担一样,最为绝的是小区门口卖麻子的张阿姨、隔壁的小马、大山村的袁奶奶以及扫马路的秦师傅,张阿姨这些年一直在门口卖麻子,一小碗一元,生意还不错,她根据自己边卖便嗑的经历,写出了一本惊世骇俗的书法著作,名字是《从嗑麻子到蝇头小楷王的蜕变》,小马今年刚生完孩子,在带孩子的时间看了音乐书法这书后,突发奇想,写出了自己的第一本书法专著,并且给这本专著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大小书法家应该不断吸取乳汁以便健康茁壮成长》,大山村的袁奶奶今年90来岁了,她戴着老花镜看了音乐书法专著后由自己口述、孙女代笔,出版了一本书法批评专著,名字叫《书法理论原来是懒婆娘的裹脚-又臭又长》,而扫马路的秦师傅根据自己多年手握扫把的经验,也写出了一本响当当的书法专著,名字叫《扫除书法界的一切害人虫-全无敌》,又据说,这四本书在出版后被好事者翻译成了多国文字,远销海内外,曾经一度脱销,一版再版并登上了当年畅销书的排行榜榜首,从李斌权的音乐书法到王冬龄的情色书法,各类书法现象已蔚为壮观,而与音乐书法类似的各类出版物也形成了自己的系列,各大出版社随之忙了个不亦说乎。
一位在出版社工作的朋友讲,前段日子他正在办公室上班,忽然接到了刚被文化部命名的某个书法之乡的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在那人询问朋友那个音乐书法系列的书有没有再版并得到否定的回答后,那位工作人员急切的说:“求求你们了,再多出版点好不好,我们下面的村头厕所都没纸了,大家都等着急用呢!”
另外一位经营艺术书店的朋友曾经有过这样一番有意思的话,他说现在出版一本书就和开车那么简单,我问出版书和开车有什么相同的地方,他说:“开车有多难啊,给方向盘上绑块骨头,狗都会开上跑,出版书有多难啊,就和开车一样,这就是当今出版物泛滥的原因,也是车祸多的原因。”
凡事一旦成为一种谋生的方式且不违背法律,旁人就无权利再去指责什么了,毕竟吃饱肚子比皎洁的月光更重要。书法界亦如此,嘻嘻!
刘正成的发言在这里:
http://www.zgsf.com.cn/viewthread.php?tid=56587&extra=page%3D1

广告投放、书画交流TEL:18201051281 微信;ymq0429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