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牧青网论坛综合资讯>>欢迎新老朋友登陆!诗词曲赋 → 尚墨诗词集《秋水镜心》出版发行

转发帖注意事项与网络十种礼节 中国牧青网改造扩建项目暨招商合作事宜 率真派书法与原生态大写意山水画在线交流 中国新诗词发展讨论专区欢迎参与
征稿:梦笔生花-中国书画家作品艺术网络汇展 亚太联(APPCF)中国书画国学静修招生(北京总部) 墨映盛世-杨牧青书画作品全国巡展欢迎各界合作 杨牧青书画作品拍卖图录

  共有1150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尚墨诗词集《秋水镜心》出版发行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凤凰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3 积分:199 威望:5 精华:0 注册:2009-9-2 20:57:49
尚墨诗词集《秋水镜心》出版发行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3-30 10:11:0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尚墨诗词集《秋水镜心》出版发行(兰州晚报2011年3月22日,翟正文)

日前,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尚墨先生的诗集《秋水镜心》一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据悉,该书收录了书家诗人尚墨先生近年来创作的近500首古典诗词,以严谨而又巧妙的传统格律形式,稔熟而又自如的平仄声韵节奏,表达的是诗人阅世见深,游历情动,随韵而吟的述怀遣兴之作。诗思所涉题材甚广,诗风清新典雅,自然流韵,意境悠远,情挚充盈,语言鲜活,笔触细腻。既有艺道感悟,也有友情礼赞;既有乡思寄情,也有关注民生;既有赞咏自然,也有岁月况味。浓缩了作者在流逝岁月中感发的诸多情怀感思。




拙集《秋水镜心》于2010年12月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敬请博友雅教。学长诗朋书友闻之琼瑶以贺。
自吟:
轻吟漫咏入情痴,世事流云足可师。
雨打南窗寻一韵,酒温炉火读千诗。
星河斗转凝文曲,秋水澄然感旧姿。
耕砚须从道中悟,雪泥鸿爪总留思。
 
甘肃省诗词学会副会长、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王传明贺诗曰:
叹君竟比我犹痴,嗜咏耽书雅足师。
明月鲜花都有梦,金戈铁马岂无诗。
曼音新版如琼句,想见伊人秉笔姿。
莫道歌骚惟感性,镜心秋水启深思。
 
 
《边塞诗》杂志社社长胡志毅先生贺诗曰:
风流倜傥骨铮铮,书苑诗坛播盛名。
秋水扬辉涵皓月,镜心鉴史发清声。
卷收海岳三千景,襟抱黎仁万缕情。
尚墨崇文哲思广,盈腔才气看兰亭。
 
 
《陇风》杂志社长宗孝祖撰文:
 
翰墨因缘别有天——评尚墨诗词的美学视角

 

四月的金城,长河拂柳,绿意渐浓,鹅黄浅红的春花尽情绽放着绚丽和娇媚。这个季节,《尚墨诗稿》以浓郁的情感色彩,强烈的生命意识,如同春风吹过的樱花,读之令人心绪万千;深藏在那些文字背后或真率或曲折的精神内涵,经过精心组合的文学意象,交织成为尚墨诗词独有的动人意境。

 

意境,作为中国文学批评史上传统的美学范畴,它其实是诗人营造的一种主体和客体水乳交融的艺术境界;而尚墨诗词的意境,充满了对人生对现实至情至性的终极关怀,它是尚墨对纷繁世界诗意的勾勒,是尚墨主观情志与笔下描述的客观物象的艺术再现。我们的目光在浩如烟海的古典诗词、歌赋、绘画、戏曲之中追寻,从魏晋风度到盛唐之音,从宋词元曲到明清传奇,从佛陀世容到写意山水······无论鸿篇巨制还是小令短章,无不在追寻形神高度契合的基础上,营造着一种阔大、鲜活、深刻的艺术境界。

 

翻检尚墨的诗词,最能令人掩卷回味的,是充盈于鲜活文字后面的层层“景深”和氤氲回旋的袅袅情韵;他的笔下,一丝流云,一声鸟鸣,一瓣落花,一阵微风,无不体现出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独特的美学视角。

 

尚墨赋诗,率先把艺术触角投向大地山水:

“杨柳依依向故园,兰山远望树生烟”;
“夕阳远树合,枫叶漾心波”;
“云行千里外,风起静松中”······
那远望如织的山树,夕阳中摇曳的柳叶,梦中江南的野草花香、微雨石径,旖旎的湖光,庄严的北方石窟,辽阔的高原,葱郁的原始森林······自然风光中由其外观特点所蕴含的人文象征,一一被尚墨收入诗章,化为一个个鲜活的意象。他行舟而观远山静影,登山而觉烟雨微茫;游览山水胜景,则“嵩山入目”、“梵音入耳”,大地山水似乎给了尚墨无尽的灵感。峨眉山磅礴的气势,八达岭秋天的雁阵,北戴河浪中的飞舟,兰州初春的树影花香,都被尚墨的诗词点化出一番摇曳的迷人境界;而湘江流水,衡阳雁鸣,龙门伊水,亳州绿影,也似乎在卢舍那佛像神秘的微笑中灵光一闪,尚墨用诗人的眼光完成了主体与客体之间有机的融合。《西藏行吟十一首》则在诗化的情感中,渗入高天厚土般的沉思,云淡风轻的自然景观,尘世与佛门相互映照的生态世界,梦幻般的千里雪山,朝霞中的格桑花儿,藏宴上的香茶,卓玛的舞袖,高原的物事和人情,自然大化与诗人敏感的眼光所构筑的另一种风雨人生,叠化成远古式的苍茫意象。他似乎也十分珍爱这份感觉,游览的脚步未停,笔下的诗篇源源不断地流出,俨然一介古代的行吟诗人,将山水情韵尽性收入诗囊······

 

接受美学认为,作品的意义,没有终极。诗的视野和审美经验的丰富性,往往使作者营造的境界嵌入个体情思和主观指向,这个新的审美效应往往从简约走向丰盈,而且超越时空,走向无极。
尚墨写诗,钟情于古代贤哲,尤其那些轰传于中国文学史、书法史的文星巨匠,都成了他仰视低吟的对象:“屈子伟丈夫,磐心浩浩乎。怀胸高洁志,华夏出真如。”(《屈原》)直接把三闾大夫飘逸的身影视同另一尊浩浩的如来,沉郁而且苍凉;“蒙耻魂灵凝血泪,而今怎道我心哀。”(《司马迁》),史家的千年绝唱令他梦萦魂牵,痛彻入骨;“.....淡泊真性趣,贫贱旷襟怀。拜谒陶翁客,柴扉为吾开。”(《陶潜》)把旷达淡泊的陶渊明引为自己的悠远知音,直接与千年古贤的胸怀志趣遥相对接;他感怀李白的豪迈和悲怆:“诗仙纵酒壮怀哉,八斗搅得江海开”;他慨叹杜甫“笔系黎民自满襟,断肠泪洒寄愁心”;他怜惜苏轼“诗书画笔济时才,昨日高台贬又来”;而他笔下李清照的坎坷身世,西施的回眸一笑,竟是如此令人叹惋,沉思再三!这些异彩纷呈的咏叹和悠远厚重的美学意蕴,往复回环,如曹植《洛神赋》所言,“仿佛兮若秋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而作者的思致又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以令人信服的幽微构思,丰富着写人即事的若隐若现的艺术视角。

 

刘勰在《文心雕龙·物色》中提出一个论点,“山沓水匝,树杂云合。目既往还,心亦吐纳”、“物色之动,心亦摇焉”,这是说,眼前所呈现的景物、事物,往往在诗人眼中必然会引起丰富的联想和感触;而这些景物、事物,在诗人眼中所产生的文学境界的品位,则取决于作者的修养、阅历、身世和他的审美理想;他必须依靠自己的艺术视角,完成意境的营造。换句话说,作者不仅要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世界,也要有能力用自己营造的文学境界来艺术地展示世界。
明代的王阳明有一个观点,即“心外无物”。有一段著名的对话。有一次王阳明与朋友在山中散步,朋友指着山中的树木鲜花问他:“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和我心有何相关?”王阳明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他是说,山中的花树,依赖人的意识而存在;离开人的感觉,一切景物、事物,都将归于沉寂。文学创作的过程也恰恰证明,一个人对现实景物和事物的评价和表现,源于他独特的审美眼光,产生于他独特的人生阅历和情感体验。
尚墨的诗词,对亲情,对人生,对友情,生发出由衷的礼赞和坦诚的歌吟:
“翰墨因缘别有天,友情尽在两相欢”;
“莫叹风尘知音少,我爱君子有风神”;
“君如有梦期有我,缘念无一在树环”;
“今世不知何处老,飘泊吟过寸心量”;
“人生几回思乡泪,赏菊还须雪满天”;
“细雨濛濛意气扬,诗朋艺友聚荷堂”;
“十年一别辞行远,千里三声问碧苍”······
与尚墨有过交往人都有一个共同看法,那就是,尚墨看重友谊,珍视亲情,这份情感,化入他的诗词,就成了另一道令人驻足的风景线。“少小读书夜,清贫历历深。寒灯如一豆,慈母纳三针。偎坐相拥暖,默吟依对襟。梦飞晨曦里,往事久萦心”(《忆儿时冬夜读书》),用情感穿缀而成的记忆深处的往事,历历如昨,而远行的儿子对慈母的感恩和思念,溢于文字之外;“······眼前时节须珍惜,且得风鹏未枉然”(《示儿》),正值壮年的尚墨将自己的人生感悟和对孩子的满腔寄托,娓娓道出,文字背后显现出感人的舐犊之情;“天道无常六月霜,匆匆离我不思量。十年一别辞行远,千里三声问碧苍······”(《吊姐夫》),叹惋姐夫的不幸离世,水云相隔,痛若断肠;“······世间局促穷颜老,岁月茫然乱泪潸。木落水寒天日暮,几行秋雁点棋山”(《祭哑叔》),默念着哑叔身前对自己慈爱,祭悼的文字中诉说出哑叔的不幸身世和艰难生活,将泪水洒入暮色中的寒山枯木,无尽的思念随着几行秋雁渐飞渐远······
尚墨对朋友,是真诚相待,以心相交。他赞扬朋友:“君如南山高士卧,放逸身心月色田”;他思念远方的友人:“徐徐漫语怀思远,流水山高有知音”;他钦佩朋友的诗词成果:“闻雨柔声敲韵诗,骚人墨客动心思”;他记述书画同道的风雅聚会:“遗韵兰亭今尚在,清风一卷占春芳”······

 

由此,尚墨以关照人生的细腻笔触,使平凡细碎的人间万象流溢出真挚感人的天籁之美,使作者与读者在荡人心魄、发人深省的语境世界里,更加走向生命的真实。

 

还有一些着墨现实、关注民生的篇章,如《汶川大地震诗抄》、《忆秦娥》、《兴安助学赋》、《回乡诗记十一首》、《喜闻两岸三通赋》、《为进城务工者赋》等等,从另一个视角直面人生,脉搏随着时代的节奏而跳动,这里也有尚墨对一些时代现象的冷峻思考。他用精致的古典形式讴歌时代风云人物,演绎那些灾难降临时刻所闪现的气壮山河的英雄故事和人性之美。另一些关注生态、题咏植物的篇什,如《雪梅》、《初夏杨柳》、《观张家界农业生态园》、《莲子》等,也都可圈可点,他是将植物的拟人化特点与自己的主观情感两相交融,在赞叹植物所蕴含的人文意识的同时,完成了由自我的情感积淀向主体精神逐渐升华的自然过程。
《尚墨诗稿》视野开阔,内容丰富,涉及现实生活的多个方面;诗稿所呈现的语言调式,或清新雅致,或简洁畅达,有的直白如口语却情真意切,有的反复推敲而平易流畅,这些造语特征,其实来自真情自然流露时的用心剪裁。个别较长的篇什如《重登峨眉山感怀》、《书怀》等,恰似山泉从高岩之上飞溅而下,其蓬勃的诗思就像欧阳修《秋声赋》的句子所描摹的那样:“初淅沥以潇洒,忽奔腾而澎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而这些灵感和诗思都是通过平平仄仄的古典框架表现而出,加上合理的结构安排,的确有天造地设、想落天外之妙。

 

值得指出的是,尚墨诗词的亮点,是对书法艺术的感悟,独到而深刻,他对书法的感悟和歌咏,有着持久的热情;他从诗的视角,表达着对书法艺术的钟情和理解。《艺林漫步十一首》、《寒中墨香》、《访西安碑林》、《咏王羲之》、《咏颜真卿》等等,将诗的鲜活意韵与书法艺术的理念融会贯通,从抽象的线条世界体悟出诗意的灼见,将两者达到有机的糅合。他用书法家的创作经验体悟诗词,用诗人的眼光远距离感受书法的内在韵律,两者因作者的人文情怀所调协,而成为一种艺术的化境。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阐述这种现象时说:“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正如尚墨自己所表白:“近之悦之,心潮澎湃;远之不寐,思之不却;雾里看花,浮想联翩”。他用诗词品评书法艺术,用独有的审美情感,横跨两个艺术门类之间,游离于书法和诗词的艺术境界,构建着自我精神世界的永恒和谐。(宗孝祖,《陇风》社长、主编,甘肃省青年书协副主席,兰州市书协副主席 )

 

《兰州晚报》首席编辑翟正文撰文
诗人书家两相宜

 

尚墨兄的古体诗,有一股清新自然好味道。

我爱诗,胜过儿时爱糖甚矣。人生若游,沧桑之途,口味渐喜涩味者众矣!缘何?味涩者,足可回味哉,无他!

好诗就像一颗一颗五味糖果,值得渴望拥有心灵细密生活的人去品尝和感发。我爱诗,喜读好诗,无论格律古典,还是自由现代,总被诗句中结晶凝聚而又融化散发的情感与灵智所吸引,感发良多。好诗无疑是抚慰、满足人们孤寂内心的一碗碗心灵清汤,宁静读之,自然会起到提神、安心的妙用。

 

对有缘之人来说,好诗足可分享。这几年来,虽为书法艺术之门外汉,但因性喜书法的原因,我便多与青年书法 家尚墨先生相晤。他是一个善怀旧,重感情,而又散淡的人。曾写过思念山东凤凰老家乡情与亲情的散文,那些朝花夕拾的文字如泥土一般令人留恋,也使人感伤不已。其为人也温柔敦厚,果真一仁兄矣。但,闻尚墨之名者,多缘他遒美飘逸、抒情多姿的书艺。而又有几人知道,他不但有书家胸怀,还更具诗人情愫呢?

 

感谢闲淡若无的友谊,也感谢信息飞扬的手机。因为伟大的手机,我能在第一时间通过短信“免费”品尝到尚兄的诗句,真是“奇文共赏析”。数年来,我不知轻松愉快地品读过多少首他发来的“短信古体诗”,感动多矣,感触多矣,感发多矣。有一天,我忽然才看清了他的面貌。原来,尚兄不只是一个书家,更是一位诗人。尚兄对我说,他其实是一个懒散的人,身上没有多少闪光点,最思慕古人,只是爱读书,渴望沐浴在伟大先哲播撒下的文化清辉之中。但,我分明感到,他是一个不愿精神寂寞、内心贫瘠、轻薄钓誉的人。他最渴望的是在有限的人生岁月里,没有过多荒废时日,努力通过自己的书法修炼和文学修养,在文化艺术的悠远长河里能溅起一朵朵小浪花。

 

你看,作为一个拒绝浅薄的诗人书家,尚墨先生的梦想不可不谓远大矣!外人哪能轻易窥测其心志哉?但,他确实是含蓄的,收敛的,内省的,他最思慕的便是古代文人内含文化美质的生活境界。他渴望活得像个真书家、真诗人、真文人,而不是哗众取宠的轻薄浅浮客。作为一名书家,他并不满足于简单机械、照猫画虎的抄抄写写。为此,他又为自己打开了一扇原本就依恋不舍,足可寄情抒怀的古典诗歌之窗。为了让自家的内心活得厚实些,朴茂些,像藏品一样包浆丰润些,不甘平庸与寂寞的人总是要不断提升人生品位,增添修养含量的。读书,写作,习书,为稻粮而努力工作,为社会而尽力传播优秀传统文化,这便是我对尚兄日常生活和高远人生的粗略构描。不知准确清晰否?

 

《毛诗·大序》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钟蝾在《诗品序》中也说:“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学者叶嘉莹先生认为,能够引起诗人感发的,除了自然界鸟兽草木的“物象”之外,还有更大的一类,就是人事界的“事象”。关于人事界的“事象”,钟嵘《诗品序》中也举了很多例证,他说:“嘉会寄诗以亲,离群托诗以怨。至于楚臣去境,汉妾辞官。或骨横朔野,魂逐飞蓬。或负戈外戍,杀气雄边。塞客衣单,孀闺泪尽。或士有解佩出朝,一去忘返。女有扬蛾入宠,再盼倾国。凡斯种种,感荡心灵,非陈诗何以展其义?非长歌何以骋其情?”由此可见,并不是一天到晚坐在那里伤春悲秋就是诗人了。一个诗人不但对自然界的草木鸟兽有一份关怀;对人类社会中的悲欢离合也要有一份关怀,而且是更大的一份关怀才行。尚墨的诗句究竟含有一份什么样的关怀呢?

 

“三十一年漂泊客,梅花深味绕谁旁?”这是尚墨抒怀之句。他出生在山东一个叫凤凰村的地方,但却生活在西部兰州,是一个生活在远方的游子。

 

生活在远方,清愁便在远方,诗思便在远方。正缘于此,他的乡情、亲情在流逝的时光中越酿越稠,甚或有些许人生飘忽的苦涩之味,心灵或有出隐之态。也正缘于此,他在酿造乡情、亲情的同时,一路上更加尊重、珍视善缘与友情。也由于生活在远方的情愁,他更渴望关注社会,关爱旅途中的家园,用真情体悟人生,用真情面对生活。他一直有一种强烈、浓厚的在路上的漂泊之感,这种情结是他内心的一种压力,正因生活在远方,他不想让自己虚掷人生,空耗时光,迫被着自己不停耕耘,使人生有所收获,不至于行囊空空,而怅然无助。缘此,他是一个更加注重精神世界和内心生活的人。读书便是他安慰自己,吸收营养的日常饮食;习书便使他安放心灵,抒写性灵的快事;而吟诗作赋,更使他梳理性情、记录情愁的寄托。

 

读书、写字、作诗,这便构成了他诗人书家的文人生活。生活在远方,他可甘寂寞,但不甘平庸。为此,他想给自己的人生一个有滋有味,有文有质,有情有义,有价有值的交待。近年来,他随性而发的诸多诗篇,便是“满树枝头红果坠”的溜溜果实。有酸涩涩之乡思、有敦厚厚之友谊,有沉郁郁之国事,有清丽丽之自然,有静寂寂之禅悟,有热乎乎之善……。读其诗,便知其情其志其趣其人矣!

 

其诗可分六类,思乡怀旧、书道感悟、赞咏自然、国运时事、交友寄情、岁月况味。对一个步入知天命的文人书家而言,流逝之时光,无疑会令人心生更多感慨和伤愁。对一个生活在远方的人来说,一切都珍存在心里,一切都摇在眼前,所以,他无法不感时伤怀,心旗摇荡,行诸吟咏,用含情凝思之句,记录下略有些斑驳、沧桑、怆然、厚重的心迹。

据说,多情善感的文人都爱诗,一爱读诗,二爱写诗。我想,尚墨先生便是这样一个人。这几年下来,他真是诗情盎然,或感时伤逝,或寄情怀思,或游历感发,或读史怀古,诗思如清冽泉涌,佳作似明丽串珠,读来若品饮甘澧,身心爽冽矣。说实话,我喜欢读尚墨兄排沙简金,妙绝时人的古典诗词,那里有脱俗灵感,有古典雅韵,有清新气息,有淳厚真情,有婉约情思……。然,其诗最可贵处,在一路贯穿着哀而不伤、乐而不淫、闲淡清幽、温润清雅那温柔敦厚的大雅之韵。

 

其实,虽然自誉为一个爱诗的人,但我对古典诗的格律知识仅限于平仄的皮毛认识而已,真比不上《红楼梦》里的刘姥姥。不过,我喜欢读写出真性情、真感受、有灵性的诗,不喜欢那些掉书袋故纸堆里硬挤出来拼凑起来,貌似知识含量过高,可诗情贫乏面孔古旧呆板的无趣平仄句。那些硬邦邦的干骨头,有什么味?谁爱啃啊?在此,我要冒昧地给有些爱写古诗的人提个醒,诗若无情感缺智趣,最好再别瞎写了。

 

不过,对书家尚墨先生来说,写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文学问题,而应该是一个当下颇具反思的一个文化课题。读学者陈传席《画坛点将录》时,他对知识分子掷地有金声的评判,实可令昏昏者惊醒一二。什么是知识分子?他说“必须同时具备以下四个条件者,方可称为知识分子:一是以创造或传播文化为职业;二是关心国家的前途和人类的命运;三是批判精神;四是独立人格。”

 

诗人、书家理应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部分,但正如陈传席先生对画坛的直面批评一样,现在很多画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自己应对国家尽到的责任……。而书家又如何呢?亦值得三思。“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这是陈寅恪先生倡导的知识分子品德,自然绝非热闹于熙熙红尘,热衷于钴名钓誉,逐流而附庸风雅,痴迷于横流物欲者流所能践行。但,无论是诗人、书家、画家,在滔滔俗流中,理应找到自己,守住自己,至少别把自己没日没夜搞得虚虚套套,晕晕乎乎,身不知所往,心不知所寄。如此而往,实有失知识分子之尊贵颜面矣。

 

固然,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但,知识分子不应丢弃高远的入世理想,心向往之,身践行之,方能玉树临风,卓尔独立。若能如此,无论书家,还是诗家,便可提升自我境界,不至于身心迷失于纷乱俗尘之中。

 

诗书载道,播撒文明。作为诗人一分子,书家一分子,知识一分子,以创造或传播文化为己任的尚兄,自然任重而道远。他虽无兼济天下之大梦,但有独善其身之小愿。我想,生活在远方,行走在路上的他,心中定有不少还未捕捉到的旅途之梦。而诗歌则是他滋育书艺,洗涤人生的一股心灵活水,让自家身心洋溢诗家清新之文气,也让自家笔下多流淌书家遒美之书卷气。秋水镜心,铅华脱尽。我想,他已经品尝出了诗的滋味和人生的味道了。

 

  “ 独坐书房味寂岑,倾毫墨渖韵相侵。任他世上烟尘满,尽日杜门作苦吟。”你听,尚兄富有诗与书也!多情莫笑他,诗家又书家。远播文明者,朴素莫如他。诗人书家,实可慕之哉!现在,他将自己一路感发酝酿而得的溜溜诗果合盘托出,供大家一起来品尝,其中滋味,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只有各自去见仁见智,咀嚼品咂了。(作者系《兰州晚报社》首席编辑)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3-31 10:11:53编辑过]

广告投放、书画交流TEL:18201051281 微信;ymq0429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